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上门神医 > 第1134章:死的可疑
    “这是什么情况?”

    看着病房站满了人,都围着病床上那去世的老人尸体,陈少华有些发懵,看着莫培林的大儿子莫药,问道:“是你报警,说有人害死你父亲?”

    “对对…”

    莫药上去就抓住陈少华的手臂,情绪激动说道:“警察同志,我父亲绝对不可能是因心脏病死的,肯定是有人害死他,你们可要为我父亲找出凶手啊。”

    “大哥,你在胡说什么啊?”

    莫剑与其他兄妹,与莫家的亲戚们,看着莫药不仅报警叫警察过来,还口出此言,让莫家人很是焦急,一个亲戚说道:“莫药,你爸是因心脏病发作,而没及时送来医院,所以才抢救无效,现在医生都可以开出死亡证明了。”

    “没错,那个警察通知,我大哥一时糊涂才报警,还望你们不要误会啊。”莫剑上去,对陈少华几位刑警解释,毕竟莫药之前报警是命案,所以才让陈少华刑警队过来看看是什么情况。

    “什么误会,爸明明就是被人害死的。”

    然而莫药满脸狰狞,直接甩开莫剑,回身一指,怒视站在一边角落的张茆曹良等中医协会的人,道:“一定是你们,昨晚我父亲就是和你们一起,回到家里才发病的,一定是你们害死我父亲的。”

    “莫药,你,你不要血口喷人。”

    张茆袁昌文范伟建四人急眼了,一边的黄鸿秉也回头,眯着老眼看着他们,而陈少华也回头看着张茆,曹良立刻道:“警察同志,你可不要听他胡说八道啊,这莫药是以为莫会长离世而伤心,所以才狂言妄语。”

    “没错,这莫会长与我们可是挚友,我们怎么可能害死他啊。”袁昌文附和说道。

    “就是啊,莫药你可不要再胡说了,我们与你爸的关系难道你还不知道吗,我们怎么可能会害死你爸。”张茆一副满脸无奈的,对莫药叹气说着:“莫会长离世,我们也伤心啊,是我们中医协会一大损失啊唉…”

    “张茆,你们就别在我面前假惺惺装好人了,你们做了什么,害死我爸的目的,我都清楚。”然而莫药瞪眼,大手颤抖指着张茆他们四人,立刻回头对陈少华喊道:“警察同志,我恳请你们为我爸主持公道,调查清楚我爸真正死因!”

    “大哥,你…”

    “你给我闭嘴。”

    莫药回头怒瞪莫剑一眼,可陈少华他们几个警察面面相视,说道:“先生,你父亲死于心脏病突发,医生都开证明了,为何你一口咬定是别人害死你爸?”

    “就是啊,难道医生还有错。”曹良白莫药一眼,低声说道。

    可莫药狰狞目光怒瞪他一眼,大手指着张茆他们,对陈少华说道:“因为他们昨晚约我父亲出去喝茶,回来后在书房没多久就突发心脏病,其中甚是可疑,而且他们,有杀我父亲的动机!”

    “莫药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啊,我们为什么要杀你父亲。”

    “没错,你可不要冤枉我们啊…”

    张茆曹良四人也瞪眼,很是气愤的对莫药争执着,最后黄鸿秉才站出来道:“好了,你们都少说几句,还嫌事情闹的不够大,让别人看笑话吗。”

    “黄老,你要为我爸讨回公道啊,一定是他们害死我爸的。”

    莫药拉着黄鸿秉,一副铁钉钉的认为,就是张茆他们,这让陈少华他们几位警察面面相视,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黄老,你可别听他胡说啊,我们怎么可能会害死莫会长…”

    “好了你们,先回去吧。”黄鸿秉回头看着张茆他们,说道:“等会儿我再去协会与你们说。”

    张茆曹良袁昌文范伟建他们面面相视,见此才点头道:“那黄老你劝劝莫药,别让他再血口喷人了,我们走…”

    于是他们出去,带着李艳秋他们几个回去了。

    “你们不能走…”

    而莫药还想拦着,可被黄鸿秉拉住,目光严肃看着他,道:“你为何一口咬定,你父亲的死与他们有关?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我…”

    “大哥,你别胡说。”

    顿时莫剑上去,拽住莫药,对黄鸿秉十分歉意道:“对不起黄老,我大哥是因为我爸的死,所以才激动胡说八道,你就别信他的话。”

    “滚。”

    莫药一把退开莫剑,指着病床上莫会长尸体,怒道:“难道你就想看咱们爸,就这样白白冤死吗?”

    “大哥,你是不是真糊涂了,咱爸是病死的,怎么可能是被人所杀。”莫剑也跟着急,而且他心中似乎藏着事情。

    “你给我闭嘴。”

    莫药怒指着他,莫剑很是焦急的,而一边的陈少华说道:“我说先生,你确定你父亲是被害死,要让我们警察介入调查?”

    “没错。”

    莫药态度十分严肃和认真,对陈少华他们说道:“就算是让你们拿我爸开刀,我也让找出我爸真正死因。”

    “莫药,你疯了吗…”

    周围莫家人,和亲戚们一听莫药这话,都觉得他是疯掉了。

    “妈,你看大哥疯了,要把咱爸交给警察调查,咱爸都死这么惨,还要被折腾,大哥你是何心啊…”莫剑和其他兄弟们,都认为大哥莫药是疯了。

    “莫会长的死,确实有蹊跷!”

    然而这时,黄鸿秉老眉微皱,看着病床莫培林尸体。此话一出,在场莫家人都惊愣,莫药激动,道:“黄老,你也这么认为我爸的死,并非心脏病?”

    黄鸿秉摇头,扭头对他说道:“莫会长确实是心脏病突发,抢救不及时才导致死亡的,不过你说莫会长平时都带着速心丸等药物,如果病发吃了药,那么就不可能会造成这样局面,所以我得问问,莫会长昨晚心脏病发作,他是否吃了速心丸药?”

    “吃了。”

    莫药瞪眼,很是肯定说道:“昨晚我发现我爸时,看到他已经倒在地上,而他随身带的速心丸药瓶被打开,里面药丸已经被服下。”

    黄鸿秉点头,看着病床上莫会长尸体,说道:“我们都是学医的,应该知道心脏病突发,如果及时吃速心丸,是可以缓解的,但是莫会长突发,他吃下速心丸,可却还因得不到救治而亡,除非你们发现他已经拖延很长时间。”

    这席话,让在场莫家人和亲戚们都呆楞了,陈少华忍不住问道:“你们昨晚,是什么时候发现老人心脏病发作的?”

    “一点二十分发现的。”莫药立刻说道。

    黄鸿秉问道:“你说莫会长昨晚与张副会长他们喝茶,那他是何时归来?”

    “夜里十一点钟才回来,而且他回去就进去书房了,平日他就喜欢在书房,所以我们也没多去打扰他。”莫药说道。

    而一个女人立刻说道:“昨晚我十二点钟,才进去给爸送茶,他还好好的,只不过他愁眉苦脸的,似乎有什么烦心事!”

    “这么说,莫会长心脏犯也就在一个小时内的事情。”

    黄鸿秉分析,皱眉说道:“可莫会长又吃了速心丸,按道理说拖一个小时,再送到医院来是完全有时间治疗的,可为何就抢救不及时而死亡呢。”

    “黄老你说的对,所以我怀疑是有人在背后害死我爸的。”莫药激动,十分肯定说道。

    这下莫家人和亲戚们都面面相视,听黄鸿秉如此分析,好像莫会长的死,确实存在可疑之处。

    “莫先生是吧。”

    陈少华看着莫药,说道:“你确定要让我们警察介入调查?”

    “是的,你们警察立案吧。”莫药作为莫家长子,还是有话语权的。

    “大哥…”

    “别多说了。”

    莫药回头瞪莫剑一眼,咬牙狠狠说道:“我绝对不能让爸冤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