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谁的女主光环没点bug > 第1章:穿越!?
    “砰”的一声,又一个花瓶在他们无意义争吵中摔的粉碎,江鸢蜷缩在角落看着长辈们的无谓的争吵,这已经是常事了,每天的吵闹成了他们的家常便饭,自从江鸢重度抑郁之后再也没有去过学校,而战争也在那一刻彻底被点燃。

    “江平,你凭什么打我?我说错了什么吗?你自己看看你这个宝贝女儿,人不人鬼不鬼的,天天呆在家里还指望我们养她一辈子吗?我今天话撂这了,有她没我,我现在看见她就烦的要死,我不想看见她。”

    杨薰一手插着腰,另外一只手就直勾勾的指着江鸢,江鸢余光看着他们,心中更是闪过千万种思绪,她恨眼前的这些人,如果不是因为她们,她怎会变成这个样子,江鸢双手痛苦的抱着头,眼泪一滴滴滴落在地,杨薰见她哭了,心中更是火冒三丈,冲到她面前扬起手就是一巴掌甩了过去,口中还骂着难以入耳的言语。

    江鸢拾起脚边的玻璃碎片划在杨薰的脸上,一声惨叫过后几个黑衣大汉走向江鸢,江鸢见状,也顾不得那么多,跑到桌子边拿起那把不太锋利的水果刀,就在几人以为她要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事,连连退后,生怕她将手上的刀甩向他们。

    但是她接下来的行为举止却让在场所有人为之震惊,杨薰当场晕倒在地,谁也没想到的是一向贪生怕死的江鸢……居然自尽了?还是以这么极端的手法,一时间让所有人都楞在了原地,而只有旁边那个默默无闻的保姆脸上露出了笑容……

    “小姐一个人坚持了这么久,今天就解脱了吧,愿另外那个世界没有病痛,愿小姐可以忘记这个世界残酷的一切。”

    “如果可以……真想重新活一次……”

    ——

    “小姐,大小姐,您醒醒,醒醒,别睡了,会着风寒的。”

    江鸢在感觉有个人一直抓着她的肩膀晃啊晃,似乎在叫她吗……不,不对,我应该已经死了,这是天堂吗?可为什么那个女子唤我大小姐……她一定是认错人了,我要告诉她我不是她找的人。

    说罢,江鸢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切让她有些茫然,周围陌生的环境,以及眼前这个女子的穿着打扮,似乎真的怎么看都不像一个现代人啊……一阵风拂过,江鸢冷的直发抖,从地上坐起来,双手抱着膝盖尝试取暖,眼前的那个女子则将怀中的一块破布塞给了她,语气还略带几分开心。

    “大小姐你还没死真是太好了,这个,这个您先披着挡挡风寒,三儿要走了,不然老爷和夫人知道定不会放过你的。”

    但是江鸢却还是不明所以,抬眼看着眼前的人,想到她刚刚喊自己大小姐,“你,喊我大小姐?”

    三儿点了点头,伸手去试江鸢的额头,又试了试自己的,缓缓道:“没发烧啊……大小姐你怎么了?”

    “我并不认识你,也不是你口中说的大小姐,还请姑娘告诉我此处是何地,我又为什么会在这?”

    “大小姐,你莫不是失忆了!?”

    看着三儿如今吃惊的表情,随便的点了点头,对于她来说现在的重点是要搞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索性先顺着她来吧。

    “呼……那就好那就好,只是失忆不是得了什么颠病就好……这里是杨家镇,您本是杨家的嫡女杨可儿,但是却因为一些别的原因并不受待见,一直被杨家人虐待,因为二小姐觉得你脏了她的眼,所以您就被丢在这个破庙里自生自灭了,关于这些您真的一点记不得了吗?”

    听完三儿的话,江鸢的脑子里也浮起了很多关于“自己”身体的记忆,很快,江鸢认定了一件事情——她穿越了!

    “那,我是不是应该要很讨厌杨家的人?”

    三儿点头,又摇头,江鸢有点不明白她的意思,“点头,又摇头,是什么意思?”

    “是应该很讨厌的,可是您不能反抗他们,不然您真的会活活饿死的。”

    江鸢脑子里又浮现出了杨家人不给“她”吃饭的场景,将她丢在这个破庙里四五天不闻不问,要不是有村长婆婆和邻居的接济,恐怕她真的就饿死在这鬼地方了吧?

    “可我怎么记得我就算万般顺从也没有吃过一次饭……”

    话落,脑子突然想起什么重要的事情一般,一把抓过三儿的手,急切的问:“三儿,现在是什么年代?”

    三儿被江鸢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大跳,但还是回答了她的问题:“北,北周,大小姐,您怎么了?这么突然这般……”

    “北周……杨家嫡女,不受待见……”

    江鸢脑子突然嗡的一下炸了,心中感慨万千,苍天啊!自己穿越穿到自己生前写的书里面了啊!?

    一瞬间江鸢欲哭无泪,自己当初是为什么没有写完!原来,这本书江鸢只写了一个开头就弃了,而其开头还是杨家的人找她麻烦的一幕,就连具体的应付方式都还没有来得及写,所以搞了半天似乎也没有多少预知未来的能力,早知道之前就不把女主写这么惨了,这下好了,自己挖坑自己跳了……

    “老夫人,您慢点,慢点,这破地方路抖,您可别磕着碰着哪儿了……”

    江鸢听见不远处的声音,就确定了,这就特么是自己的书……连台词都一模一样……语气也和当初自己想象的无异,不等江鸢再想些什么,一行人就已经大摇大摆的来到那座破庙中,杨纪萍甩了甩袖子,一脸嫌弃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啧,真脏,这种地方也就你住的下去了,毕竟什么人住什么地方,大伙说对吧?”

    紧接着是一群人一拥而应的应和声,江鸢不同于杨可儿的懦弱,因为两个人性格不同,自然对他们的态度也不会一样,但她不爱搞事,别人还没有主动招惹她的时候她是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的,于是她就安安静静的看着听着杨家那几个长辈的所作所为,所言所语。

    “啊!好恶心啊!祖母!我们快走吧,我受不了这鬼地方了!”

    一声尖锐的声音响起,江鸢皱了皱眉头,抬起眸子看过去,只见一女子身穿华服,头上的饰品多的看的眼花缭乱,脸上的妆容也尽显贵气,但是她的行为举止却和她的外表完全搭不上边。

    看见她,江鸢脑子里的记忆情不自禁全部浮现起来,眼前的女子就是“自己”的妹妹,杨家的庶女——杨倩倩,自幼生性刁蛮不讲理,仗着母亲有点权势经常在镇子内胡作非为。

    “倩倩,教你多少次了,注意仪态,你那个不成器的废物姐姐还不够别人笑话我们杨家的吗?”

    杨纪萍的语气听起来充满了呵斥,但只有江鸢一人听出了其用意,无非就是说她给杨家丢人了吧?江鸢漫不经心的说道。

    “祖母,您要是真觉得我给杨家丢人了,您倒是把我从族谱中剔除啊,何必日日找我麻烦?日日劳烦祖母前来看望可儿,可儿属实是过意不去啊,不如祖母把我从族谱剔除如何?”

    “杨可儿,你怎么和祖母说话的,你别忘记了谁把你养这么大的!要不是祖母给你一口吃食你早就死了!”

    杨倩倩站在旁边,看畜生一般的眼神看着“杨可儿”,江鸢站起身,朝她一步一步走去,什么也没说,就已经吓的杨倩倩急忙往后退,看着她离自己越来越近,一声尖叫回荡在破烂不堪的破庙中,江鸢突然笑了起来,伸出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侧过头看着杨纪萍,缓缓开口。

    “祖母,你看啊,妹妹这么怕我,你们不剔除我的名字就必须每日来看望我,多难为妹妹阿,所以不如麻烦祖母干脆利落一点,将我剔除出族谱吧?并且将这座破庙划分给我,不知祖母如何看可儿的提议呢?”

    听着杨可儿势在必得的语气,杨纪萍则是被气的不轻,哪里是她不愿意剔除名,而是剔名需要家族所有长老同意,偏偏好死不死,这村长不仅不同意剔名一事,反而处处照顾杨可儿,时间一久,家族的长老也开始全部不赞同,一想到这杨纪萍就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扬起手一巴掌狠狠的扇在她脸上,杨可儿脸都被打肿了,但还是扬起了嘴角那一丝笑容,阴森森的看着她。

    突然靠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然后一脸无所谓的坐在地上,靠着柱子闭上眼睛就要睡觉,杨纪萍则是脸色变得惨白,什么也顾不上说急急忙忙就转身冒雨离开了,三儿看见落荒而逃的杨纪萍,心中十分疑惑,好奇杨可儿究竟说了什么能让她那般慌张……

    坐到她身边,小心翼翼的问道:“大小姐,您刚刚和老夫人说了什么啊?我在杨家那么久都没有见过她那副模样,大小姐是抓到了她什么把柄吗?”

    听见三儿发问,江鸢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随机又闭上眼睛,摇了摇头,并不打算告诉她实情,有些时候有些把柄知道的人多了,那个把柄多半也就没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