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谁的女主光环没点bug > 第4章:心生情愫
    竹屋内——

    杨可儿还是昏迷不醒的躺在竹榻上,面色泛红,全身滚烫,林未衬的面色显得十分忧虑。

    “公子,这姑娘莫不是染了风寒?属下儿时曾听大夫说过风寒的治疗方法,就是不知道这姑娘是不是染了风寒。”

    林朝九的话就像给他打了一剂安神药,竟还有些许激动的站了起来,“快,快说,什么法子?”

    “公子,《伤寒杂病论》中,有对风寒这一病症的治疗方法,病发热头痛,脉反沉,若不差,身体疼痛,当救其里,宜四逆汤。”

    林未衬微微一愣,“四逆汤……曾听宫中太医说过此方,四逆汤主要由是附子、干姜和蜜制的甘草煎制而成,具有温中祛寒的功效,快,快去取四逆汤来,这姑娘体弱,为了落下不必要的后遗症还是尽快治疗为好。”

    “是,属下这就去最近的杨家镇上取药。”

    话落,林朝九转身离开,不出片刻,杨可儿却突然醒了过来。

    从竹榻上惊起,双眼迷离的看着眼前的男子,口齿不清的道:“你,你是谁?你在我房间干嘛?”

    林未衬虽然诧异杨可儿所说的话,但是还是回到:“林未衬。”

    下一秒,林未衬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神志不清的女子……

    因为杨可儿正以着非常羞耻的姿势把林未衬壁咚在墙上……二人的姿势显得格外暧昧……看着近在咫尺的美人竟不禁让林未衬一个八尺男儿红了脸。

    “姑,姑娘……有话,有话好好说……男,男女授受不亲……还望姑娘,好,好自为之……”

    林未衬偏过头,努力的不让自己窘迫的一面被看见,可是心脏的跳动速度却出卖了他……

    他的心跳速度宛如听了DJ一般,跳动的速度明显比平时快了许多。

    可杨可儿却抬手又把他的脸给转了回来……

    嘴唇上的一阵暖意袭来,林未衬竟紧张的脑子一片空白。

    而在那蜻蜓点水一般的“吻”之后,杨可儿便又昏睡了过去,看着她枕在自己肩上,竟让他产生了一种不自知的保护欲……

    她……究竟是何人……为什么我的视线会情不自禁被她所吸引……

    就在林未衬冥思苦想之际,却不知二人的缘分已经悄然的搭在了一起……

    本以为二人只是萍水相逢,殊不知这一见却是误了终身……

    自那之后,他的心再也容不下第二个人……

    ……

    “公子,公……子……”

    林朝九拉着一个衣服都只穿了一半的老翁火急火燎的赶了回来,口中还大喊着林未衬,直到他走到门口看见二人的姿势时,才傻愣愣的闭了嘴……

    看着林未衬双手撑在女子头的两侧,且二人距离如此之近,不得不让林朝九内心多想,但表面还是装的风轻云淡仿佛自己什么都没有看见一般,识相的退了出去。

    林未衬叹了一口气,起身走向门外,神色略带尴尬,不用想也知道这孩子一定又多想了,在林未衬的潜意识里面,林朝九就宛如一个智障一般,而且智障的一本正经……

    “朝九。说吧,又误会什么了,又觉得我对那姑娘有非分之想了?”

    林朝九挠了挠头,小声的嘟囔道:“事实如此嘛,明明是您自己死要面子不肯承认,还老是说我误会……”

    “朝九,你再说一遍?你说谁死要面子不肯承认呢,我让你取的汤取来了吗?”

    林朝九这才意识到正事,一把就抓过那个老翁甩到林未衬面前,道:“医馆都关门了,我跑遍了整个杨家镇才找到一个好心的郎中。”

    林未衬抬眼看了看那个老翁,老翁身上衣衫不整,面色惨白,整个人都还在打哆,林未衬就知道了事情经过了,不用说,林朝九肯定把人家的门给踹烂了,然后强行把人带了过来,此处位置偏僻,又是夜黑风高的,加上林朝九这粗鲁的做事方法,人家不怕才有鬼呢。

    林未衬带着歉意的语气对那郎中说道:“老人家抱歉,我这朋友做事鲁莽了,让您受惊吓了,我代他向您道歉吧,只是,能否劳烦先生瞧瞧家妹的病情如何。”

    或许因为感受到了林未衬的善意,老翁点了点头,道:“这是自然,医者悬壶救世,岂有见死不救之理,不知公子家妹是患了何病,公子的朋友居然这般急,可是大病?”

    林未衬沉思了一二,脑子又想起了她刚刚突然惊醒之后的行为,点了点头,“嗯,劳烦先生了,待家妹病好,定当登门拜访以示感谢。”

    ——

    老翁已经把脉有一刻钟了,却还是没有诊出什么毛病,倒是脸上的神色愈发难看,林未衬在一旁也很是担忧……

    “莫非真是什么大病?这郎中把脉都那么久了,却一直没有结论,反倒是脸色愈发难看……莫非是疟疾?可是她又没有疟疾的征兆,只希望这姑娘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在林未衬内心,他是自责内疚的,因为他总觉得是因为林朝九把人打晕才会出这种事,再加上如今郎中的脸色也不那么好看,内心的愧疚感又多了几分……

    而林朝九则是沉不住气了,道:“郎中先生,情况怎么样?您这把脉都把了半柱香了。”

    那老翁起身,摇了摇头,“这说来奇怪,这姑娘的脉象起初平稳无异,可是后来慢慢的又出了异象,可是等我想搞清楚是什么问题时脉象又有了别的走向,总之,这姑娘的病,我实在是诊断不出什么所以然啊……”

    听着郎中的话,林未衬的脑子嗡的一下就炸了,这么说,真是大病了?

    “先生,请您再仔细看看吧,不瞒您说,现下就剩我和家妹相依为命了,她要是在有个什么万一我怎么有脸去地下见我的父母啊。”

    林未衬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着,谁知那老翁居然信了,叹了一口气,“唉,其实不瞒您说,这姑娘的体质太弱了,加上脉象紊乱,我开几服药,她服下之后能否苏醒都只能听天由……”

    “你们是谁?”

    郎中的话未说完,杨可儿便已经坐了起来,眼神迷茫的看着三个大男人在一旁不知议论些什么,三人听见动静齐刷刷的看着她,那个郎中更是吓的不轻,惊吓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这这这……”

    或许因为太过惊讶的原因,郎中连说也说不清楚了,林未衬走到塌边,抬手烫了烫她的额头……

    然后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看着眼前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