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谁的女主光环没点bug > 第7章:铁公鸡挨打
    而正当杨可儿走进去之后……

    “砰”的一下,重重的,杨可儿直接跪在了地上……

    杨可儿只感觉痛不欲生,以及一种腿不是自己的错觉……

    回过头看着背后的罪魁祸首……

    两个人手上的作案工具还在他们手上,两个人脸上笑嘻嘻的,仿佛就像在打狗一般的快乐……

    提到打狗,杨可儿忽然就想起来了这两个人是何人……

    左边那个胖的,叫大狗,是哥哥,右边那个瘦一点的,叫狗蛋,是弟弟……

    两个人被村子里的人亲切的称为打狗组合……

    而之所以有这个外号,其实不是因为名字的问题,而是因为这两个人特别爱打狗……

    “哥,你看这个娼妓之女,居然想进杨家,笑死人了,对待这种不知好歹的人我们就要让她知道什么叫做人畜有别,哥你说对吧?嘻嘻嘻。”

    “那可不,小姐说了,以后看见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就把她腿打断,让她再也进不来杨家,又是一笔不小的赏赐,嘻嘻嘻,狗蛋,你快去找她过来看,我们也好领赏钱。”

    杨可儿这下是明白了,自己就是被当做狗了,可是自己什么都没有做……

    一时间,杨可儿的眼眶就湿润了……

    这是杨可儿发自内心的委屈,自己自幼就被抛弃在野外,杨家人都看她不顺眼,觉得她都不如一条狗,就只因为她的母亲是她们口中的娼妓,就因为这个,她自幼便不被承认……

    要不是因为杨冬云,她可能连族谱都进不去,而她更是早就明白这个道理,为什么会有回来自找没趣自己也不知道……

    等杨可儿再回过神来的时候,杨倩倩已经被狗蛋带来了……

    杨倩倩脸上开心的表情后面是疲惫不堪的身子,但是听说杨可儿此时此刻腿已经断了的时候就连梳妆都没有来得及的就跑了出来,一到门口才发现杨可儿果然在这,想到昨天一晚上都在做噩梦害的自己没有休息好,一时间火气就上来了,不由分说的踹了一脚上去,杨可儿看了看被她踹过的地方……

    深吸一口气,然后若无其事一般站了起来,扬起手就是一巴掌甩了过去,杨倩倩哪里挨过这样的打,捂着脸委屈巴巴的跌坐在地上,大狗和狗蛋两个人早就吓得尿裤子了,因为在他们的潜意识里面,杨可儿此时此刻不应该可以站得起来,而且就像一个没事人一般……

    杨倩倩泪眼汪汪可怜兮兮的望着她,可是杨可儿可并不觉得她哪里可怜,抬起脚就是一脚踹了过去,脸上的神情很冷淡,这让杨倩倩不可置信……

    当初那个受气包杨可儿如今不但敢打她,而且还变得这么陌生……

    杨可儿身高不高,或许是因为发育不良的原因,整个人显得很瘦弱很好欺负一般,但是她现在散发出来的气场却让人不敢靠近……

    杨可儿居高临下的看着杨倩倩,“你昨天晚上放的那把火,可真是狠心啊,不管怎么说我也都是你姐姐啊,你怎么就那么狠心要我死呢,我亲爱的,妹妹……姐姐一个人可孤独了,你要不也下来陪陪姐姐好了,正好我们俩姐妹还可以做做伴啊。”

    杨可人看着杨倩倩的裤子,已经湿了,而且还伴有阵阵骚味,杨可儿厌恶的又踹了一脚,捂着鼻子厌恶的说道:“多大人了还尿裤子,哭着去找你祖母喊她给你换裤子吧,对了,下次记得多带条裤子出房间。”

    说完杨可儿便要转身离开,谁曾想正好碰上回来的杨寿,杨可儿愣了一下,但也仅仅只是一下,眼见就要擦肩而过,却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

    “可儿,站住,你娘就是这样教你的?最基本的礼仪都没有了?”

    听着他的话,在那一瞬间杨可儿真的觉得自己还是有个爹的,正想道歉喊那声爹时,却被他接下来的话说的死心了……

    “也是,你娘就是个娼妓,我和你说什么教养,你娘除了会勾引人就别无是处了,你是她生的,和娼妓又有什么区别,哼。”

    杨可儿的双手死死的握成拳头,冷声道,“道歉。”

    杨寿道:“什么?你说什么?道歉?啊,你是要和倩倩道歉对吧?道……”

    “老子让你向我娘道歉!”

    话音刚落,就是杨可儿一拳打在他肚子上发出的动静……

    杨寿捂着肚子,强忍着疼痛的一巴掌扇了过去,杨可儿的脸上立马出现了五个手指印,杨可儿她打架怎么可能会输,特别是和男人打架。

    说时迟那时快,杨可儿抬起脚狠狠的就是一脚踢在了他二弟上面,杨寿疼的立马在地上打滚嗷嗷大叫,杨可儿一脚踩在他手腕上,重复了一遍,“道歉!”

    杨寿怕自己从此之后断子绝孙,立马妥协的道了歉;“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杨可儿这才冷哼一声扬长而去……

    而在门外的三人则是目睹了这一切……

    刘梅不由得感叹道:“这丫头,之前没看出来这么狠。”

    杨冬云接着道:“是啊,之前见她柔柔弱弱又不爱说话的,被欺负成什么样也不吭声不反抗……”

    大胖更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杨可儿离去的背影。

    “可儿这丫头,真狠,我们,算是白来了?”

    最后三人有默契的说道:“幸好来了,不然都见不到杨寿那铁公鸡这么惨的一面……”

    ——

    杨倩倩看着自己父亲在地上打滚,还以为自己爹爹出了什么大事,也顾不得自己尿了裤子,就跑过去想搀扶起自己的爹爹,却被杨寿一把拍开了手,艰难的说:“去,去请郎中,嗷嗷,快去啊!发什么,嗷,嘶,楞。”

    杨倩倩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跑了出去,正好看见不远处三个在唠嗑的人,杨倩倩趾高气昂的走了过去,“喂,你们,去帮我请个郎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