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谁的女主光环没点bug > 第16章:五两!?
    那天晚上,杨可儿彻夜未眠,她失眠了,一整夜……

    翌日清晨,杨可儿早早的就来到了杨冬云家门口,她对今日之事充满了期待,因为很快她就可以远离那群畜生了……很快就好了,关于青婉,她一定会报仇的,无论是谁,只要伤害过它的人她都不会原谅……

    “吱”的一声门开了,刘梅端着一篮子的萝卜,一开门就看见杨可儿傻站在门口,“可儿丫头,你怎么这么早过来了?你婆婆还在休息呢,昨天晚上她啊和我们哭了一宿,硬是把你的遭遇全部从头到尾回忆了一遍,哭的稀里哗啦的,刚睡下没多久,你是找婆婆说族谱的事对吧?”

    杨可儿点了点头,“嗯,不过婆婆在休息那就算了,这两日老是麻烦你们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那婶子,麻烦你帮我和婆婆说一声,这件事我自己来解决就好了,不用她费心了,注意休息,对了,最近转凉了,婶子您和婆婆记得添衣。”

    刘梅还想在说些什么就看见杨可儿转身走了,看着她的背影刘梅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但是具体却又说不上来,或许是因为长大了吧……回想起第一次见杨可儿的时候,那个时候她还是一个很小的娃娃,整天跟在林娟身后,就像一个小跟屁虫一样,哪里摔倒自己又在哪里爬起来,那个时候啊,杨可儿就像大家的掌中宝一样,人人都喜欢那个孩子……

    如今一晃眼,这都过去了十年有余了,曾经那个小孩子现在也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自己一个人也可以解决事情承担事情了……或许那年的那个夏天再也回不去了……

    “唉,这孩子,真是让人愈发的心疼了,明明今年该有十五岁了,看着瘦的和个十岁的小孩一般,这样下去可怎么是好啊……”

    ——

    杨家

    “我说的很清楚了,把我从族谱中剔除,对谁都好,还是说杨倩倩昨天的伤好了?今天还要在来一次?”

    杨可儿的话把杨纪萍怼的无言以对,可是却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只得猛地一拍桌子,“杨可儿!你别给脸不要脸!你以为我为什么不剔除你的名字吗?要不是因为你这个贱人的母亲是杨寿明媒正娶回来的我早剔除了!你就不能给你娘省点心吗?整天没日没夜的找麻烦,很快乐吗?”

    杨可儿微微一笑,“恩,我觉得挺好的,反正我自幼爹不疼娘不爱啊,你看我有什么所谓吗?不过你还别说,没日没夜找麻烦这事是真的快乐啊,你看,反正我只管捣蛋,不是有那么给我收拾烂摊子?你觉得会有谁找我一个小屁孩麻烦吗?当然没有,我今天话放在这了,你不剔名,那就不用剔了,直接全部从族谱上滚下来,你记住决定,我知道你为什么不愿意动手,不过就是怕长老找你麻烦罢了。”

    杨纪萍被她这句话戳到了点上,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说什么的情况下反问了她,“你怎么知道的?你到底还知道多少事情?”

    杨可儿一脸玩味,“你猜?总之一句话,干不干,对你们而言没有任何影响,反而少了一个祸害,你的宝贝孙女现在都恨死我了,你还不答应,若是被她知晓你这么犹犹豫豫的,你说她会怎么想?会不会觉得你不爱她,任何离家出走?最后因为美貌过人被山贼掳走做了压寨夫人?”

    听着杨可儿的推断,杨纪萍愈发慌乱,忙在那张纸上将她的名字划了去,杨可儿这才心满意足的起了身准备离去,杨纪萍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又看见她折返回来,警惕的看着她,“你还想干什么?不是已经如你的愿了吗?你有完没完?”

    杨可儿伸出食指,摇了摇,“不不不,这次是和你说个事,我娘陪嫁的那块地,归我了,你们任何人别打那块地的主意,不然……你就等着你的秘密公诸于世,我倒要看看你还怎么保住杨家。”

    直到杨可儿彻底走了之后杨纪萍才大汗淋漓心不在焉的跌坐在椅子上,满头大汗……

    “这丫头,怎么会知道那么多事,还有昨天那条蛇,倩倩和寿儿两个人至今还没有清醒,莫不是那蛇有毒?倩倩脸上的烫伤也还没有好,若是这个时候再让杨可儿惹出点幺蛾子不知道这杨家会乱成什么样子了……”

    ——

    京城

    繁华的大街上过往的人们络绎不绝,林未衬一席白衣在人群中格外显眼,不少少女纷纷芳心暗许,而林未衬则是无视了所有人的目光走在街上,突然之间却被一家首饰店给吸引了去,林未衬走进首饰店,一妩媚的女子靠在桌子上,娇滴滴的道。

    “公子可是需要什么首饰,我这星罗堂可是应有尽有,没有我们没有的只有您想不到的,随便看看?”

    “叶南风在哪?”

    林未衬开口,那女人立马变了脸,“少东家,这边请。”

    林未衬跟着女人走进去的时候却意外的看见了一个镯子,那个镯子很精致很美,让林未衬停下了脚步,当家的,那件镯子怎么卖?

    童雪看了看他指的方向,整个人都显得不那么好了,但是想到这毕竟是少东家……若是说不卖,今日这买卖可能也就谈不成了,可是说卖,那可是自己的镇店之宝,卖了自己肉疼啊……

    最后,还是心一狠,“少东家,那件镯子是星罗堂的镇店之宝,凭借它我可是招揽了不少客人,您这一来就要奴家的镇店之宝,是否有些不大合适……?”

    林未衬没有回答,只是重复了一遍,“那件镯子多少银钱?”

    童雪是看出来了,今日这镯子不卖别说谈买卖,他可能走都不会愿意走了……

    “这少东家果然名不虚传,就连眼光都不是一般的好,算了,谁让公子有求于人,就算现在说不卖等他到了公子面前谈个条件也就免费赠他了,反正都留不住的,索性卖个好价钱算了,也不枉我在路边捡来这么一个东西。”

    “五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