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谁的女主光环没点bug > 第20章:不唠家常唠什么
    “可儿,我们很认真的在和你说话!别开玩笑!”

    听见杨冬云的训斥,杨可儿撇了撇嘴,不情不愿的道:“我听得懂他们说话……”

    “什么!?”杨冬云和大胖两个人同时说道,眼里满是不信,但是看着杨可儿的模样却又不得不信……

    只是诧异道:“难道世间真有可以听明白兽语的人?可儿,你怎么会听得明白?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当年娟子也是有这个能力,随后没多久便被皇宫的人带走了,这一走就是永别……莫非,这是遗传不可?”

    杨可儿摇了摇头,对于母亲这个人,杨可儿的印象并不多,似乎只知道她母亲很美,很美……除此之外一无所知……很多时候杨可儿都觉得自己是一个逆女,就连母亲的名字都是村长婆婆告诉她的,而她对林娟则是没有半点印象……

    而具体是因为什么自己也不知道,或许因为她不是杨可儿,所以对这所谓的母亲也就不是那么在乎,只是偶尔的,响起母亲也会心痛……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听得明白他们说什么,但是因为母亲就是因为这个而去世了,我不想被其他人知道然后利用,婆婆,叔,求你们了,不要告诉别人,也别不让我上山,他们认识我娘,我想知道我娘真正的死因,我娘一直到现在都不知道死因,我真的接受不了,我想知道我的仇人是谁,我想知道我娘怎么死的,为什么会死,什么时候死的……”

    “所以求你们了,别拦我好吗,我有权力知道这一切,我知道你们为了我好,但是有些事情,真的无法避免,有些事情我是一定要知道的,所以婆婆,你们别管我了好吗,我能和他们对话,他们不会伤害我,你们替我保密好吗?”

    看着杨可儿声泪俱下的,也确实是不好拒绝,只能点了点头,“行,丫头,你的想法我们知道了,我和你叔一定替你保密,你就放心去做吧,不过注意安全,哪怕你们可以对话也不要大意,毕竟不是人。”

    杨可儿又点了点头,杨冬云和大胖才不情不愿的离开了,见他们走远,杨可儿这才松了一口气……

    “幸好我反应快,不然就穿帮了,不过我还真得庆幸我写人设的时候林娟会兽语啊,不然都不知道今天要怎么蒙混过关,真是太难了,它的伤也暂时包扎好了,再好生照料一段时间应该就可以活蹦乱跳了,只是,狼吃什么啊,生肉,我去哪给你搞,你还这么小,不能把你培养成一头血性的狼,跟着我可能就委屈你了,吃点白米粥吧……”

    杨可儿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一头狼当人养的,就连喂白米粥这种馊主意都想得出来……

    翌日,杨可儿倒是十分不客气的给它准备好了一锅白米粥,或许因为还年幼,狼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吃什么,不过它很信任眼前的这个人……觉得她不会害自己,就这样,它真正意义的觉得自己就应该喝白米粥!

    我们亲爱的女主光环可算没有失灵,成功的忽悠了一只狼……

    时过境迁,一段日子过后,杨可儿看着那只狼慢慢可以活蹦乱跳了欣慰了不少,这种感觉可能就是养儿子然后儿子长大了吧……

    “你说,小东西,我给你起什么名字才好呢,唔,你看你这么爱白米粥,就喊你你白粥怎么样?嗯,不行,太朴素了,不符合你的气质,唔,算了算了,叫粥粥吧,恩,好听又不失优雅,粥粥,粥粥,恩?小东西,你也喜欢这个名字对不对?”

    粥粥就像得到糖的孩子一样活蹦乱跳,这些日子以来主人一直叫它汪汪,明明最近喊的很别扭,,但是主人也没有责怪他,这让粥粥觉得自己其实就应该汪汪的叫……

    杨可儿看着粥粥一点一点愈发像狗,内心虽然很自责,可是没办法,它若是所有行为都像狼,那麻烦可就大了,村里那些迂腐的村民不会放过它的,杨可儿为了保护粥粥,这也是不得已的办法……

    但是她知道这始终不是长久之计,迟早有一天会露馅的,毕竟一只狼和一只狗的差别显而易见,哪怕它喝白米粥,哪怕它是狗叫,但是体形终究是改变不了的……

    “粥粥,你说,我能留你多久呢,你听得懂我说话,粥粥,乖,过来,妈妈和你说,你不应该汪汪叫,你是一头狼,是很凶猛的狼,你不应该被我拘束在家中,你应该在大自由里自由的奔跑,粥粥,我送你回去好不好?”

    粥粥摇摇头,趴在杨可儿身旁,发出一声声低嚎,杨可儿也无可奈何,毕竟当初是自己把它带下来的,如今它不愿意回去,她也不可能强行送回去,可是留在身边,它日后回归大自然又该怎么办,这让杨可儿十分头疼……

    ——

    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远方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不真切的宫殿,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凤凰展翅欲飞,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宫殿金顶、红门,这古色古香的格调,使人油然而生庄重之感,殿内金碧辉煌,金身大肚弥勒佛正在捧腹大笑,两边四大天王身躯魁伟,栩栩如生。

    大殿的内柱都是由多根红色巨柱支撑着,每个柱上都刻着一条回旋盘绕、栩栩如生的金龙,分外壮观。

    宫殿的正中央一张龙椅,展现了这个宫殿的庄严,一男人一袭龙袍坐在龙椅上,还搂着一美人在怀中,脸上满是笑容。

    林未衬一席白衣仙气翩翩一步一步走进殿内,站在皇上面前,丝毫没有下跪的意思。

    “见过陛下,不知陛下找臣所为何事?”

    叶余这才不耐烦的抬起了眼眸,“听说爱卿回京,怎么,朕不能关心子民?”

    林未衬笑了笑,“陛下这是哪里话,陛下善解人意实乃北周子民的福分,陛下今日怎这般见外,召臣前来可不仅仅是唠家常吧?”

    叶余也笑了笑,“不唠家常,唠什么?唠一下爱卿的婚事,爱卿你看如何?”

    林未衬脸上的笑容都僵住了,但还是答道:“臣多谢陛下圣恩,只是婚嫁之事……臣已有心仪之人,不劳陛下费心了……”

    “对嘛,所以爱卿,说来说去不还是要唠唠家常?”

    林未衬突然不知道这话应该怎么接,这说唠也不是不唠也不是……

    进退两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