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谁的女主光环没点bug > 第23章:你怕不是脑血栓
    “婶,您找我还有事吗?没事我就歇息去了,我这一宿没睡,着实有点犯困了,你看我这状态,和个将死之人一样……”

    刘梅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接过盘子道了声谢,“那行,丫头你歇息吧,我们大家伙忙去了,这盘子我们等等给你放门外昂。”

    “随意。”

    确认人都走了之后杨可儿才松了一口气,很多时候杨可儿是忍不住的mmp啊!果然,小说里都是骗人的,别人的穿越那都叫一个幸福……起码活在现代啊!起码有个帅哥老公啊!自己倒好,要啥没啥,典型的三无公民。

    三无公民也就算了,这都不是事,毕竟那些都是身外之物啊!但是为什么自己的人物设定是一个没爹没娘一样的孤儿呢?虽然说吧其实有爹,但是那个爹爹恨不得自己去死,说句难听的,杨可儿宁愿没有啊……也就是四舍五入等于杨可儿是孤儿……

    而在这样的一个对比之下,自幼备受宠爱的杨倩倩成了一个很强烈的对比,俗话说得好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而杨可儿的存在仿佛就是为了衬托杨倩倩的……

    终于,杨可儿忍无可忍的对着屋顶感叹了一句:“啊!如果能重来,我要选李白……”

    但是回应她的除了一阵乌鸦飞过来留下的六个黑点以外再无其他……

    粥粥从床底下钻出来,可怜兮兮的看着杨可儿,仿佛在质问她什么,可是杨可儿现在没空搭理粥粥啊,摸了摸它头,几乎崩溃的道。

    “好了好了,粥粥,你自己去玩,别吵妈妈,妈妈心情不好,乖乖的啊,玩累了妈妈带你去采食材,晚上重新做一次好吃的好吗,粥粥让妈妈歇会啊,别闹了粥粥……”

    可是这时候粥粥却突然叫了起来,吓得杨可儿立马就醒了,紧接着就听见了脚步声……

    杨可儿捞起地上的粥粥小心翼翼走到门旁边,然后另外一只手拿起桌子上的那块砖,至于为什么会有这块砖,要从昨天晚上说起,因为风太大,门老是自己打开,大半夜难免有些吓人,于是杨可儿便让粥粥搞了一块砖回来顶门,但是却没有想到今天还能可以有这个用途,于是,杨可儿举起那块砖……准备砸下去之后……

    却听见一阵敲门声……

    “扣扣”……

    “有人吗?公子,你在里面吗?”

    杨可儿只觉得这声音格外耳熟,但是却又想不起来是谁,只得继续趴在门旁边听外面有什么动静,可是过了一阵之后动静又没了……

    “呼,吓死我了,刚刚是谁,公子,这个称呼倒是耳熟,但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不过他找人来竹屋找干嘛,奇奇怪怪的……等等,竹屋,公子,找人……这间竹屋的主人的下属,嗯,应该是他了,他居然还敢送上门来,看我不剥了他的皮,要不是因为他青婉就不会死了,mad,我和你没完……”

    想到这,杨可儿打开门准备讨要说法的时候却发现门外早已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这让杨可儿有些许的尴尬,还以为怎么的他也会等一下,谁知道真走的那么利索,杨可儿呼了一口气,缓解尴尬,可是似乎没有卵用……

    ——

    林朝九离开的很快……

    ……

    “刚刚,刚刚是那姑娘在里面吧,幸好走得快,不然被她看见我指不定又要想起什么伤心事了,关于青婉,她应该怎么样都不会原谅我吧,不过既然竹屋她在住那么看起来公子已经离开,见公子说她有意思本以为公子会多停留两日,如今看来是我多想了,也不知道公子如今怎么样了……”

    林朝九很慌,他怕被杨可儿看见他,虽然那天晚上夜色不好,但是声音改变不了的,加上杨可儿清清楚楚的说了再也不相欠,意思也就是说了不恨但也不会感谢吧,竹屋,应该也是公子赠与她的吧,只是没想到公子居然对这个姑娘上心到这个地步了……

    “也不知道那姑娘住的习不习惯,竹屋内的一切摆设都是按照公子的喜好,姑娘的喜好应该和公子的不同,找个时间把竹屋内的摆设改一下才行,这样应该就可以避免那姑娘睹物思人了,只要不睹物思人就不会想起我就不会想到青婉了……”

    林朝九在离开的这段时间里面一直觉得对杨可儿有愧疚,虽然她说了不相欠,可是却也没有说过可以原谅,或许这两种关系中间就是厌恶的陌生人吧,毕竟不管怎么说都是他动手杀了人家,哪怕再怎么解释也是洗不白的,与其花那么多心思解释不如多想想如何赎罪……

    于是林朝九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保护好那些无辜的人或者动物,只有这样才能减轻他心里的内疚感,这么久以来他干错的事太多了,只有在离开林未衬之后他才能真正的做到改变,或许这也是公子的一番苦心之一吧……

    ——

    东宫。

    “太子殿下,世子殿下求见。”

    “快,快请世子殿下进来,对了,另外,以后世子殿下过来就不用通报了,你们记住了,见到世子犹如见到本太子,切不可冒犯,都听清楚了吗?”

    “是,谨记太子殿下教诲。”

    “行了行了你们下去吧,另外,在本太子寝宫旁收拾好一间上好的房间,给世子殿下住的,吃穿用度样样都不差,明白吗?要是被本太子发现你们有私心就提着人头来见我。”

    “是,太子殿下。”

    林未衬走进正殿,看见叶南风在训斥下人,打趣的道,“太子殿下今日好兴致啊,突然对未衬这般好还真是不习惯了,不过南风,寝宫,就不用了吧,我晚上不留在宫内,我还有事要办呢,别麻烦了,反正我也不是经常来你这东宫,冷冷清清的,没意思,像个冷宫似得,有时间整改整改。”

    叶南风则是不以为然的说,“怎么,你被打入过冷宫?你对冷宫那么了解,你什么时候成了父皇的男宠?”

    林未衬只觉得眼前的人脑血栓,丝毫不想搭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