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谁的女主光环没点bug > 第24章:隔山打牛?
    “叶南风,京城哪家酒楼最著名来着?”

    叶南风想也没想,拍桌而起,“那还用说,自然是香满堂了,诶不是我说,世子殿下这不过离京一段时间连京城哪家酒楼最著名都不知道了么?这要传出去可丢人了。”

    林未衬转而道:“那你可知,这香满楼做的一手好菜的人是何许人士也?”

    叶南风摇摇头,沉思道,“呃……这,我还真不知……世子殿下今日怎么对这事感兴趣了?莫不是瞧上了?”

    林未衬额头的青筋微微暴起,闭着眼睛尽量不让自己去看叶南风那一脸欠揍的模样,最后还是笑脸相迎的回答了他。

    “不知殿下可否知道那掌厨的美人是太子妃?不过瞧刚刚太子殿下的反应,看起来是不知道啊?诶叶南风,你说说你是对人家太子妃多不好啊,居然让堂堂的一个太子妃在酒楼干活?啧啧,你说百里将军要是知道了,会怎么样?”

    林未衬的话语里充满了戏谑以及调侃,而叶南风也是被说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最后居然直接气的将那上好的器皿给砸了。

    “林未衬!你这就过分了吧,咱俩怎么说也是有过命的交情好吗?你就这样对我?是不是有点不道德了,另外,百里桃的事情我不想听,你休要再提她,她爱怎么样怎么样,与我叶南风又有何关系,她只要不死在外头陛下和百里将军都不会找我麻烦,你别拿这事压我,我不吃这一套。”

    林未衬看着叶南风偏过头崛起嘴巴的傲娇小表情,笑了笑,“非也,非也,这你可是真误会我了,只是今日回京路上听见了一些不好的传言,寻思着可能有失你太子的颜面,这才特地和你说明事情,谁曾想太子殿下居然这般看我,唉,什么过命的交情,都是浮云哟。”

    说罢,林未衬便要起身离开,叶南风赶忙扯住他的袖子,“不不不,不是,林未衬,你听我说嘛,我没有那个意思,不过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百里桃的那个身份明明瞒得滴水不漏,怎么还能被你查出来……”

    林未衬歪头看了看叶南风的表情,似乎明白了什么,转而询问道其他事宜,“你最近有没有遇见什么可疑的人?譬如……行事怪异躲躲藏藏不敢见人那种?仔细想想。”

    可是叶南风再怎么想也确实没有想到那种很奇怪的人,加上东宫每日来往的人那么多……他叶南风憨憨一个又怎么记得住那么多人干过什么事,摇了摇头,“还真没有,不过也可能是我没见着,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一般不会问这种无聊之事,想必是遇上什么麻烦事了罢,不妨说说?虽然本太子帮不了你什么,但是手上的人保你一条命,足够。”

    一阵解释过后,叶南风猛的一拍,整张茶桌便直接从中间离开了,林未衬看得出来叶南风此时此刻很生气很生气……但是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解,最后也只得起身离开,毕竟这个时候对于他而言自己一个人静静还是比较好的……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一定不会饶了你的……你的所作所为……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一定要杀了你……一定……!”

    ——

    田里,大家伙还在对刚刚享受过的美食赞不绝口。

    “诶你们还真别说,这鸡啊做的是真好吃!现在想想还回味无穷呢!我决定了,以后过春节我就提着鸡找可丫头给我做,那香味,馋都馋死我了,大家伙说是不是啊!”

    “是啊,就是啊,可儿这丫头手艺还真不赖,幸好那姓杨的不屑于和我们一起种地,不然今日这美味也就有他的份了,他们一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没少虐待可丫头,只怕杨纪萍那个毒妇肯定要想方设法的把整只鸡讨走自己私吞哟!”

    听此话之后村民们纷纷开始抗议,“就是啊,凭什么啊,平时有点什么好吃的好喝的好玩的贵重的就没一样轮得到那丫头,现在想让这丫头报恩了?孝敬了,那更是想也不用想,大伙,要我说啊我们等等回村就使劲的把可儿夸,等夸上了天毒妇那一伙人就知道自己错哪了,这样我们也没有参与太多,也不违反村里的规矩了,大家伙觉得怎么样啊?”

    而大家则是纷纷同意此主意,“行啊!正好觉得看那个铁公鸡不顺眼,他们不就是杨家的旁系的远房亲戚吗,都不知道有什么好嘚瑟的,整天在村里就知道瞎晃悠,这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多漂亮似得,不过也就是穿着衣服的母狗罢了,总之这一次正是大家伙报仇的好机会,大家千万不要手软。”

    “我赞同,对我也赞同,带我一个,这种事怎么能少的了我,对,加我一个……”

    随着对杨家的不满的吐槽引来了越来越多人的驻足围观以及加入,到最后居然愣是没有一个人反对……

    而刘梅看着这投票结果也算是欣慰……虽然杨可儿自幼命不好,但索性村里的大家都很喜欢这个丫头……起码也还是有人疼爱有人护着的,日后出嫁也不至于说没个娘家人饱受欺负了……

    ——

    杨家。

    “祖母,祖母~”

    杨倩倩从街上回来便直接闯入了杨纪萍的房间,见杨纪萍还有心思绣女工内心的气就更过意不去了,一屁股坐在她身旁扯着她的袖子发牢骚。

    杨纪萍也被她晃的晕头转向,索性就放下了手中的针线活,耐着性子的问她,“行了行了,别摇了,头给你晃晕了,找祖母有什么事情,说吧我的宝贝孙女,见你这模样又是哪个不要死的欺负你了?”

    杨倩倩更委屈了,泪眼汪汪的看着她,什么也不说,这看的杨纪萍心里直犯嘀咕……说句难听的……杨纪萍都感觉自己瘆得慌。

    “倩倩,你有事你和祖母说,祖母才好为你做主啊,你什么也不说祖母怎么帮你,傻孩子,出什么事了你就快说吧,别让奶奶担心了。”

    杨倩倩突然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其声势浩浩荡荡,宛如世界末日山洪爆发一般嘈杂,杨纪萍本来就有点上年纪,而江鸢设定她的时候更是有高血压的患者,虽然北周那个朝代没有高血压一词的说法但是也不代表她就没有这个病。

    听着震耳欲聋的哭声杨纪萍竟然直接晕了过去……杨倩倩被这一幕吓到,楞在那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祖,祖母……你,你怎么样了……祖母,您没事吧,祖母您醒醒……”

    可是杨倩倩怎么推搡喊叫杨纪萍都像一个死人一般没了反应……

    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隔山打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