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 > 恐怖灵异 > 三国:摊牌了,我是曹操 > 第十四章 捡来的麦子开磨坊
    易小天站起身来,就打算给曹操填满酒。

    曹操等不及呀,慌忙接过酒壶,一边自己倒,一边急问道:“易兄,你可别卖关子了。纳降这三十万蛾贼?怎么就是福不是祸了?”

    “瞒兄想知道?”

    “当然想知道啊!”曹操越发的焦急,眼神都释放出迫切的绿光。

    “纳降三十万黄巾贼,担忧的无外乎是兖州的粮草、蛾贼的忠诚问题。想要解决这两个难题,只需要七个字…”

    易小天刻意压低了声音。

    “哪七个字?”曹操的耳朵几乎贴到了易小天的嘴巴上…

    “修耕植以蓄军资!”易小天抿了一口酒,脱口而出。

    呼…修耕植以蓄军资?

    这七个字一出,曹操细细的去品…

    修耕植,就是要在兖州境内重视耕种桑蚕。

    以蓄军资,就是储备足够兖州百姓、士卒的供给。

    这七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难了去了。

    现在最大的问题,不就是兖州境内的粮食不够吃么?

    想到这里,曹操还是没有回过神儿来,这跟纳降三十万蛾贼有啥关系呀!

    “易兄,你倒是详细讲讲吧,怎么又卖起关子来了?”曹操反问,易小天这拽文拽的他有点体会不了呀。“易兄,我都被你绕晕了,你讲的通俗易懂点儿…”

    “哈哈哈哈…”

    易小天长笑一声。“通俗易懂点,就是俩字,屯田,让这三十万黄巾贼去屯田!”

    呼?屯田?

    曹操一怔…

    屯田对这个时代而言,并非一件陌生的事儿。

    早在汉武帝时期,屯田就出现了,屯田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可以有充足的粮草供给。

    一来,能摆脱寄人篱下、四处讨粮的被动局面;

    二来,能为自己未来的发展打下坚实的物质基础;

    三来,能让这些黄巾贼自给自足…

    曹操越想越是觉得,这是个好办法。

    不过,之所以他与荀彧都没有往屯田这个方面去想,是因为屯田的限制条件。

    土地和农具。

    诚然,纳降三十万黄巾贼,农户的数量是充足的,有保障的,可是?他曹操能拿出这么多的耕地么?

    还有,别看曹操对易小天一出手就是两箱子金银珠宝。

    其实,他很缺钱,若是要耕地,兖州官方需准备大量的耕牛、农具、种子。

    考虑到三十万蛾贼的数量,这会是一笔巨大的开销。

    曹操心里明白,就是倾兖州之力,怕是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

    想到这里,曹操不由得摇了摇头,易小天屯田的设想是很好,可是,却有些不切实际了。

    或者说,方案是好方法,可惜曹操没钱去将这个方案付诸于实践…

    “唉…”

    长长的叹出口气,一下子,曹操都没有心情继续喝酒了。

    “瞒兄?你这是怎么了?”易小天自然能注意到曹操的表情。“瞒兄,你这脸变得可真快呀,我听说咱们的兖州牧曹操也擅长变脸,你跟他有得一拼哪。”

    “易兄休要再取笑我了。”

    曹操摆摆手,他心里烦…“易兄说的这屯田倒不失为一个好方法!可是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呀…”

    “易兄你想想,这三十万黄巾贼涌入兖州?得用多少耕地?再有,他们得需要多少耕牛、农具?不是我看不起曹操…怕是他曹操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倾兖州之力,都凑不出这些个耕牛、农具的钱!”

    “唉…看起来,兖州还是太平不下来呀!我这生意真的是没法做了。”

    曹操一边说话,一边摇头,一副“我太难了”的样子…

    原本寻思着,易小天该多少宽慰几句吧…

    毕竟,如今曹操那受伤的心灵也是需要别人抚慰的。

    哪知道。

    哈哈哈哈…

    声震瓦砾的大笑顿时响彻整个酒肆。

    易小天在笑,而且笑容很灿烂,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样子。

    这?

    曹操懵了,我把你当兄弟,你却看我好戏,取笑我…

    一下子,他的脸沉了下来。

    易小天却是走到曹操的身旁席地而坐,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瞒兄啊,要不就说你杞人忧天呢。”

    “你提到的两个难题,对你而言是难题,可对曹操而言,小菜一碟…”

    呵呵…

    曹操顿时就“呵呵”了…

    小菜一碟个锤子,他就是曹操,他现在想破脑瓜子,都没想出对策呢。

    见阿瞒没有说话,像是赌气。

    易小天又拍拍他的肩膀。

    “瞒兄,咱先说这土地,兖州刚刚经历战火,手握土地的大地主,要么被蛾贼给杀害,要么早就卷铺盖跑路了,他们的土地已然成了无主之地,根本不愁供应!只要曹操一纸公文,这些无主之地不就统统收入他的手中?”

    咻…

    这话一脱口。

    曹操眼珠子一亮,虎躯一震,像是打开了一展新世界的大门!

    是啊,蛾贼之前在兖州闹得最凶…

    兖州刺史刘岱都被干掉了,其它的大地主要么死,要么逃,哪里还敢待在这是非之地。

    这些土地荒废,没人打理,不就是无主之地么?

    对于这些无主之地,可不就是他曹操一纸公文就能统统收归州郡的么?

    这一手空手套白狼…妙呀!

    “易兄?那?耕牛、农具、种子呢?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东西,曹操总没办法空手套白狼了吧?”曹操急问…

    “瞒兄啊,你这人平时也挺精明的,怎么一帮曹操琢磨起事儿来,脑子总是犯傻呀!”

    易小天一边摇着头,一边指了指脑袋瓜,意思再明白不过…

    瞒兄?你是不是傻?

    曹操一愣,这就有点尴尬了…

    拍拍胸脯,只要能解决了三十万蛾贼纳降的大麻烦,傻就傻点吧…

    “易兄?你话别说一半儿,接着说完呀!”

    “哈哈…”

    易小天微微一笑。

    “瞒兄,难道你忘记了,黄巾贼本身就是农民呀,你口中的这些耕牛呀,农具呀,他们随身就携带着呢。对于曹操而言,他一串五铢钱都不用出,这回,他是捡来的麦子开磨坊,无本万利的买卖!”

    “或许会缺点种子?可是种子才值多少钱了?两串五铢钱都能背两麻袋。”

    讲到这儿,易小天又拍了拍曹操的肩膀。

    “嘿嘿,瞒兄,你就放宽心吧!咱兖州以后就要太平咯!你的生意,稳如泰山!”

    轰隆隆…

    此言一出。

    曹操一惊,刹那间,他整个人陷入了无以名状的震撼之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