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大道争锋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当祭伟力洗余痕
    曜汉、季庄二人都是一惊,没想到在这里又是见到了这名道人。

    可是这分神不该是微明伟力所寄么?为何又会变作了这一位?

    不过他们仍旧认为这位乃是大德,有此本事倒也不奇,且这位与他们之前打过交道,那却是更好说话了。

    季庄道:“我等本来阻碍那玄元道人归返诸有,哪知此事功败垂成,若其过来对付我等,恐难以抵敌,故是想请道友指点一条明路。”

    那道人言道:“那位法力高深,我亦不是对手,现下我不过借此分神之力回来,只能勉强自保,无能为你等做得遮护。”

    曜汉老祖呵呵一笑,道:“若是当真无法,道友想也不会出现在此,道友有什么安排,尽管说出来就是。”

    季庄道人默不作声,他也能看得出来,此人绝然是带有某种目的到此的。

    那道人笑道:“若是那玄元道人动念,两位此身和镜湖都是无法保全的,若想脱身,那不妨这般,你等各舍一道气机予我,我会设法保全两位驻世根基,如此就是己身遭劫,凭此气机也还有望回来。”

    曜汉、季庄二人一想,这个办法就是将自身伟力留下些许一部分,交托给其人护佑,如此就算被张衍消杀,也有一线归来希望。

    此法并不是他们所期望的,但是无疑是眼前唯一选择,因为被张衍打散的话,那么不会有半点气机留存下来,说不准自身力量就无法归来了。

    季庄道人没有多少犹豫,意念一动,便就分下了一缕气机,并打一个稽首,道:“那便拜托道友了。”

    要是张衍不来,揭过了这场过节,那他也没有什么损失,要是当真找上门,那么也可以保证自己还有一线伟力存驻。

    那道人收了季庄道人气机过来,看向曜汉老祖,也不催促,而是等着他做决定。

    曜汉老祖却是呵呵一笑,道:“罢了,我便不如此了,想来道友也不会有异议吧?”

    那道人先是有些诧异,随即一笑,道:“自不会如此,这是道友自家选择,我何须勉强。”

    他又看了看二人,“两位这里若再无事,那我便告辞了。”

    季庄道人言道:“道友稍等,我等若要找寻道友,不知又该如何施为?”

    那道人摇了摇头,笑道:“我等还是莫要再作交言为好,接触多了,反会被那玄元道人发现端倪。”言罢,他身形一转,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居然就这么从宝莲之力镇压之下脱身出去了,

    季庄道人见其离去,便向曜汉问道:“道友不留气机下来,莫非不怕永无归还之日么?”

    曜汉老祖道:“比起此事,我却是更担忧被这一位利用,此后不得自主。”

    季庄道人稍作沉默,道:“不得自主又如何,原身总还有归来可能。”

    曜汉老祖笑了一笑,道:“我与道友不同,还是觉得不如自己做一回主为好。”

    张衍此刻虽坐于布须天中,可因先前曾有所感应,推断出曜汉、季庄二人将会接触到什么,故是始终留意着镜湖那里的动静。

    纵然二人封闭镜湖,可对他这位大德来说也没有什么太大用处,那道人从出现到消失,并没有能逃过他的目光。

    他能确定,原来那道人应该已是消亡,不复存在了。

    所以现在又出现的这一位,与前面那位其实并无关联,两者之所以一般模样,并且拥有同一意识,那只是因为其背后伟力来自于同一源头。

    他考虑了一下,现在出手灭去此人倒是简单,但是只要背后那伟力不曾断绝,应该还是会落到现世中来的。

    与其如此,还不如暂时留着为好,这样随时都能看到其一举一动。

    只是既然这位已是出现,那么镜湖之事该是有个了断了。

    他心意一动,一具化身已然遁出布须天,瞬息之间来到镜湖之前,只是往前迈去一步,随着镜湖之上荡起层层如水波纹,已然跨入了这方造化之地内,而里间所有禁制布置如同虚设,没有任何反应。

    参霄、玄澈、壬都、羽丘、玉漏几人都是惊觉不对,忙是从驻地赶了出来。

    张衍只是淡然看了他们一眼,而在这目光注视之下,五人身形不由一顿,气机由高上之处直往下坠落,与此同时,身躯也是由实转虚,须臾消失不见,再也不存于诸世诸有之中。

    在他打开大道界限,掌握有无之道后,只要他认为某些人或者某些物事不存在,那么大道也会如此认为,故是对于这些层次不如自己之人,只消一个念头就可将之由有转无,逐入永寂之中。

    在随手处置了这五人后,他并没有因此停下脚步,而是径直往镜湖深处而去,很快来至一处法台之前。

    季庄、曜汉二人也是目睹了外间那一幕,自认面对大德,没有任何对抗的可能。

    曜汉老祖对季庄打一个稽首,道:“既然镜湖无法阻住这一位,那我便先走一步了。”

    季庄道人早已察觉到了他的目的,点头道:“道友好走。”

    曜汉老祖盘膝坐下,不一会儿,却是身躯化散,随后消失不见,却是其自己出手,散去了自身伟力。

    这般做法,同样是不再存于诸世之中了,可至少不用被张衍这位大德动以手段镇压,那么原身伟力还有几分归来可能。

    张衍此刻已是来到了法台之上,曜汉老祖自行逐灭自身,他也是看到了,其人伟力确实一丝一毫也不存于世上了,这代表着这一具化身的意识已然消散,就算再有力量归来,也不会是原来那一位了,、

    既如此,那也不必再去追究。

    季庄道人此刻站了起来,打一个稽首,道:“道友有礼了。”

    张衍看他一眼,道:“我有一问,当年尊驾可曾一同参悟造化之精么?”

    季庄道人摇头道:“在下未曾做得此事,只是造化之精破碎,难免也是被牵连了进去,道友若要问得详情,我非全身,恕难道明了。”

    张衍微微点头,他只是一挥袖,季庄道人就如烟雾一般化散去了。

    他心下一转念,不管是季庄、还是曜汉,身上都没有劫力纠缠,或许那道人盯上这二人,就是因为这个缘故。不过其人虽是遁走,可仍在他监察之下,不论想做什么,他都能立刻知晓。

    这时他抬起首来,只是意念一转之间,整个镜湖就已是纳入了他伟力之下。

    微明道人在虚寂之中反复搜寻,仗着大德伟力,不久就搜寻到了一处造化之地,此处虽是偏小,但也足够他容身。

    本来无论是那镜湖还是原縻所留下的造化之地,都说得上是上好存驻之地,但是他也是能感觉到,张衍与这两处似有什么牵扯,所以干脆就放弃了。

    实则对他来说,除了布须天这等凝聚了众多造化精蕴的所在,其余任何一处造化之地都是一样。

    他在坐定之后,就开始推算上境门径,意图早些摆脱大道束缚。

    当初造化之精崩裂,他也不是没有收获,同样看到了许多东西,对于攀渡上境极有用处

    可惜的是,这些都被劫力所阻断。

    要想找回失落的那部分力量,除非能消磨去这层劫力。

    可劫力不是来自他一人,亦是存在于其余大德身上,所以这些大德若是归来,或许就能一同将此劫力化解。

    但在此前,因为他先行归来一步,却是可以抢占先机。

    他与张衍做法相同,准备观摩造化精蕴之地,借此找寻上境之法,

    只是这时,他却是发现了一个问题,不禁皱眉道:“竟是如此么”

    此刻布须天诸天万界之中,镜湖入侵的修道人由于大能修士逐渐被旦易等人清扫干净,再加上布须天中那被破开的通路已然合闭,所有这些人也是意识到大势已去,除了少数一部分落在四大部宿之外的,余者不是归降,就是被诸派修士杀灭。

    本来各大宗派准备一鼓作气将这些散落在外的天外修士扫荡干净,绝此后患,只是这个时候却是突然发现,原来断绝的道法已然归回。

    修习旧传的宗派修士无不欣喜,这意味着他们就算此生修道不成,转生之后依旧可以找寻长生之路,于是暂且停下了脚步,重开山门,梳理内部。

    旦易等人见此,也是将内天地撤去,原本他们如此做法也只是为了维护旧传道法,使之不虞断绝,现在无需用到,自是不必再维持下去了。

    不过那些在道法断绝之后所立造出来的道法却也没有因此被舍弃,毕竟千余年下来,着实多了不少纯粹尊奉新法的门派,其等传承就是依托于此,短时内是不可能有所改变的,

    只是因为那一朵造化宝莲不再兴发灵机,诸界大兴自此中断,且因为先前灵机之盛乃是由宝莲伟力塑就,每一处界天本身并没有多大改换,故而许多地界灵机潮涨开始迅速衰退,不少趁势而起的宗门由此衰落下来。

    不过这一切与演教无关,因为演教教众修道并不需要灵机,只需挖掘自身便好,在大敌退去,渡过难关之后,来自不同界天的演教道众有不少准备回得原先界域,而这等时候,那支撑天地的传法道碑上,却是再次有了动静。

    …………

    …………